牡丹江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驼峰航线传奇中国报务员拼死发出最后电报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5:04:16 编辑:笔名

  驼峰航线传奇:中国报务员拼死发出最后电报

  为了封锁刚刚建立的“驼峰航线”,日军秘密派遣战机在中途实施拦截,中华航空公司的72号运输机惨遭击落。机上报务员在牺牲前一刻发出警告,让中方及时洞察日军的阴谋,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损失。为保证前线的物资供应,“中航”闻讯后紧急要求所有飞机绕道喜马拉雅山区,让这段空中旅程更为遥远和艰险。

  因迟到捡回一条命

  天气不错,顺着漫天的朝霞望去,航线上晴空万里。在印度北部的汀江机场上,坐在机舱里的大胡子机长斯罗德仰头看看天,然后冲还在地面上检查起落架、只有24岁的副驾驶汤奇挥挥手,示意他马上登机,又扭头告诉后座的报务员陈哲生:“我们准备走。”

  陈哲生把货物检查单递给地面人员,顺势把汤奇拽上来。舱门关闭那一刻,他笑着对站在地面送行的“中航”地面勤务组长陆唯森说:“咱们下午见!”陆唯森点点头,顺势对陈哲生伸出大拇指。那是飞行员们常用的动作,意思是准备好了,可以起飞。

  C-53运输机的螺旋桨开始转动。这时,陈哲生突然拍拍机长斯罗德的肩:“等等,昨天搭飞机一起过来的潘先生还没来呢。”

  斯罗德回头向机舱看了一眼,指着愈转愈快的螺旋桨,大声道:“我们先走吧,让他搭后面的飞机,我担心一会儿天气要变。”

  在跑道尽头,斯罗德按下通话器开关:

  “塔台,72号请求起飞。”得到许可后,飞机像一匹撒欢蹦跳的小马驹一样,敏捷地驶入滑行道,伴随着一阵有节奏的轰鸣声腾空而去。

  被72号机甩掉的那位是“中航”报务员潘志诚,因为前一天晚上太累而睡过了头。等他抱着降落伞跌跌撞撞跑来时,站在停机坪前的陆唯森告诉他,20分钟前,72号已经离开。看到潘志诚一脸懊丧,陆唯森安慰他说,后面还有64号机,马上也要回昆明。

  60年后,潘志诚老人告诉我:“就这样,我稀里糊涂地上了64号机。那想到,竟阴差阳错地捡了条命。”

  最后的电报只有几个字母

  也许是离昆明太远、也许是因为出现无线电“屏障”,昆明巫家坝机场并未收到72号机最后发出的电报,而是由设在前方的地面导航台收到的。时任值班员的徐承基老人说,当时的无线电通话范围不过方圆50公里,过了这个距离,只能用电报联络,每到一个检查点,机上报务员就把飞机的方位、飞行状态、离两端机场距离告知地面。

  老人直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——那天中午,其他飞机都在地面装卸货物,空中只有72号机。他刚给昆明发完气象报告,马上就要关机,“突然,耳机中传来一声‘尖叫’,那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尖叫,而是声嘶力竭的几声‘嗒嗒滴滴’,如同溺水者发出的呼救。我顿时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:Zero(指日军的战斗机)!”

  徐承基说,敌人是突然出现并发起攻击的,72号机的报务员抢着发出电报,只来得及拍发出那几个字母,然后就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  我眼前浮现出一幅画面:白雪皑皑的山谷中,一架涂着“膏药旗”的战斗机疯狂地吐出火舌,C-53拖着长长的黑烟、翻滚着向万丈深渊跌去……

  “惨啊!”回忆起往事,老人们都唏嘘不已。“其实大家也都知道走直线危险,但没想到小鬼子居然会追出这么远拦截。如果不是72号机报务员陈哲生在最后时刻还恪尽职守地发出电报,咱们还不知道小鬼子空军已经进驻缅北重镇密支那,开始拦截所有发现的运输机。哎,陈哲生那人好啊,那年才二十一二,要不是他,说不定还有谁会被击落。之前还好好的,几个小时后,人就这么没了。飞机残骸、机组尸骨,至今都不知道在那儿。”

  中国抗战惟一的物资通道,再度面临严重威胁。

  为了前线 航线被迫拐弯

  72号机被击落后,“中航”马上下令,所有飞“驼峰航线”的飞行员,不能再走密支那的边上,航线要向北移,北面是喜马拉雅山脉,要多辽阔有多辽阔,随便飞!

  航线因此拐了一个大弯,飞行距离达到1200公里甚至更远。可即便如此,还是有可能遭遇敌机,不在“驼峰”上空截,就在两边端点附近拦。前线也越来越吃紧,交通部发来的电报称,此时在一线作战的相当一部分官兵还在穿草鞋;9600人的一个师才有2000支步枪,其余只能用木棍,即使有了枪,每人也只能保证20发子弹。

  采访中,很多老人都指出,小鬼子在中国横行霸道,就是倚仗更强的单位战斗力。据他们估算,日军的一个大队(相当于营),战力大概和中国军队的一个师相当。抗日名将宋希濂将军也承认,一名日军的战斗力等于7到8名中国士兵。抗战期间,一个日军士兵凭借一支步枪,就阻击中国军队一个连的行动,简直是家常便饭的事儿。

  都是两条腿的人,凭啥差这么多?不就是装备不行、给养不够吗?

  装备、物资、给养,全都依赖“中航”,依赖“驼峰航线”。

  72号机被击落,空运又不可能停下来。“中航”再度做出决定:从即日起,货运航班全部改为夜间飞行。(刘小童 )

粉碎设备
抒情散文
药膳食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