牡丹江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云水剑 第一百一十五章音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10:13:39 编辑:笔名

云水剑 第一百一十五章音杀

二人分于两处对立,气息攀升,双目对视,杀气弥漫,毫不相让。

莫然横笛而立,剑眉微皱,凤眼里透着凝重,攥着玉笛的手掌也是微微颤动,显然刚刚接下叶风云水剑的攻击也是不好受,半晌后,他蓦地轻笑一声,赞道:“不错,云水剑不愧是天下第一神兵,这般轻盈而又这般锐利,实在难得,要不是我利用内力注入玉笛,説不定我这把玉笛这时就已经断裂了。”

叶风却是并不答话,屏息凝神,心中有些惊讶,这是他用云水剑使出的云水剑法,第一次被人正面拦下,不禁对莫然手里的玉笛有着一丝忌惮,这枚名为“七宝翡翠”的玉笛竟会如此坚韧,实在令人心悸,叶风也对莫然的实力也是有了一个估量,便稍稍提气,提剑而立,前迈一步,做出了一个弓步。

莫然心中一凛,便是收起了笑意,全神贯注,注视着叶风的每个动作,因为江湖传言叶风的云水剑法十分精妙,而圣门也因为不够重视,连输数阵。

倏然,叶风的右腿一蹬,身形便是极窜出,于空中稍一diǎn步,便是腾空而起,手中的利剑随身形而动,带起如水剑影,在四周结出水雾,与那冰雪相融合,光彩夺目,流萤千转。刹那间,叶风便是闪身于莫然身侧浮现,长剑甩出,生出剑影一重重,带出无尽剑花,在近距离里朝莫然击去。

莫然不敢大意,提升气息,转起玉笛,朝笛内注入,在周身泛起绿光,挡云水剑花于其外,但叶风却是淡笑,于剑影里藏着一把匕,而这把匕便是明月的,若是平时,叶风断然不会使出如此违背江湖道义之事,但明月把匕交予叶风时説:这次我们是救人,没时间与敌人消耗,必须要短时间内通过。

叶风便是听得明月所言,便是在此时使出暗器,令匕混于剑花之中,剑影千重,莫然断不可能知晓叶风还混有暗器于里,且玉笛已是熟悉了剑花的力度,如若突然出现一把力度不同,且更加锋利的匕,必定会让莫然猝不及防。

果不其然,莫然见那剑影千重,并无新意,且力度为玉笛所熟,便是有所懈怠,然,剑影消散,便是出现一把锋利的匕,击于玉笛之上,力度极大,令得莫然握笛不稳,而匕便是直面而来,但莫然反应却是极快,轻diǎn步伐,稍一闪身,匕擦着脸皮飞过,在莫然那秀气的面庞上留下了一道刺眼的血痕。

叶风暗道一声:可惜!但其毫不停留,闪身立退,于远处站立,他稍稍喘气,显然刚那一波攻击对他的消耗也是极大。

莫然伸手在其面部一触,便是感到有些粘稠,再一看,满手鲜红,不禁心中一怒,从而其面部更显狰狞,抬起头来,凝视叶风,眸子里尽是煞气,但半晌后,他却是嗤笑,淡声道:“本来我来此见你,就是试探,想不到你竟会伤我,呵呵,可要小心了!”

説完这话,莫然便是稍一吸气,缓缓提笛于嘴边,深深凝视了叶风一眼,便是闭上双眼,微微吹吐,指尖在笛身上按动,便响起了柔转千肠,催人泪下的哀曲。

叶风十分机警,早在莫然提笛之时,便是右指在胸前自diǎn要穴,封住了听力,另一面提升内力,时刻准备抵御着莫然的音律攻击。这攻击,叶风并不陌生,在其少时,看过莫然与青衣的切磋,犹记得青衣曾经説过这招名为“音杀”!

笛音柔转,似少女诉説衷肠,又似情人间的呢喃,但却又那样的飘渺,似水流年,红尘易老,终究敌不过时间,然,音尽,莫然睁眼,却见叶风只是紧皱眉头,并无大碍,不禁有些赞叹,但转念一想,便是知晓,心道:看来他也是知晓防御我招数的方法啊。

虽一招无用,但莫然并不灰心,便见其轻笑,凤眼眯着,又吹奏起玉笛,这一次的笛音却是由悠扬柔转变成了高亢激烈,如湍急的江河般奔腾不息,又如沙场上千军万马之狂奔,音声渐急,最后好似天地间雷山雷鸣般颤动。

莫然沉浸于吹奏之中,飘飞的雪花在他的身上落下了厚厚一层,整个人沐浴风雪,本觉寒气溢出,但其吹出的亢音却仿佛吹散了寒冷,吹融了冰雪。

开始的柔音进不了叶风的耳朵,影响不了叶风的听觉,但这第二阶段的亢音却好似无孔不入,虽然叶风已闭听觉,但那亢音还是丝丝进入了叶风的耳朵,霎时,他便觉得头晕目眩,步履蹒跚,便用云水剑着地,依偎站立,待其稍回神,便是运起云水心法,使内力猛然提高,抵抗着亢音,一时间,竟是僵持不下。

莫然见这第二段笛音也是被叶风抵住,有些惊疑,口微张,想不到叶风会有如此功力,但不过一瞬,他还是迅镇定,吹出了第三段笛音,这段笛音不同于前两段,只是节奏暂缓,靡靡之音,仿若少女的柔荑拂过脸庞,当节奏渐急之时,又仿佛是皇宫内院宫女戏子在翩翩起舞,而众人也是相互谈笑,觥筹交错。

叶风面色苍白,临到这第三段笛音已是到达了极限,此时的他双耳已尽是这靡音,而其也没有了能抵这笛音于耳外的内力,万分危急。

倏然,人影一闪,于叶风后面站立,那人便是伸出手掌,印于叶风后背,输入内力,助叶风抵笛音于外,而莫然一惊,放眼一看,便是一女子于叶风后站立,不是明月,还会有谁?当莫然看向飞剑,却见得飞剑早已是匍匐于地,微微颤抖。

莫然微怒,便要吹出下一的笛音,但一瞬间,他的星眼微瞪,看向了叶风身后,于是,他收起了玉笛,稍一闪身,便是抓起飞剑,向山上急退,但其一顿,转过身来,道:“叶风,我们会在山上静待你的前来!”

説完这句,莫然便还瞥向了叶风身后

,嘴角边尽是深意笑容,下一刻,便是转身离去。

四川中医治阳痿医院
广州怎么治早泄的医院
云南白癫风医院哪家比较专业
上海浙江看妇科哪个医院好
陕西治妇科疾病的医院哪个较好